第二书包网 > 恐怖灵异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一 章 窥秘
    (),

    莫先生在八石家族的记忆里频繁出现,乐韵也将他给列为重点目标,在入侵八石家族的小头目大脑时也特意寻找有关莫先生的记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小头目的记忆里找到了“莫先生”的一些具体信息。

    小头目接触过一次莫先生,那次莫先生应该化了妆,仍然能辩出他有着西方面孔的帅气外形,蓝色的瞳孔。

    另三人只知道‘莫先生’的存在,不知道是高是矮是老是少,小头目记忆里的莫先生面孔并不特别清晰,好歹有了个具体的轮廊,不再是个抽象的名字。

    据说,莫先生不是缅国人,也不是混血儿,他在缅国旅行时喜欢上了缅国充满了原始风味的生活方式,对野人山充满了好奇,从而留在缅国,峡谷中的木屋即是莫先生花高价从以前的居民手里购买下来做为住所。

    莫先生与八石家族的八石刚是朋友,莫先生去了瓦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密支那,八石家族借用了莫先生的木屋做为转移人质的中转站。

    小头目在八石家族略有地位,作为某项行动负责执行的人,也知道一点点的计划,他们绑架了人质栽脏给八石家族的对头,计划让营救人质的华夏救援团队与对头火拼,八石家族再趁火打劫坐收渔翁之利。

    万一效果不理想,他们再采取第二种方案,在木屋四周埋雷,以人质为诱铒,将救援团队引来峡谷木屋,将救援团和人质一网打尽。

    飞头降师与八石家族停留的上一个驻点,实际是八石家族的对头家族位于翡翠场区某个场口的一个存放原石的临时仓库。

    时值雨季,翡翠场口都处于歇工中,翡翠矿场开采场只有看守场地防止人偷采原石的守卫,场区内各个存放原石的仓库或中转站都完无一人。

    八石家族人员钻了空子,故意将对头家的临时仓库当作关押人质的地方,金廿二也是在那里被害身亡。

    小头目也围观了降头师们对金廿二剖腹挖肝摘心的经过,乐韵也又一次重观了金廿二被害的画面。

    那一幕,触目惊心。

    那一慕,也深深的印在她了脑海里。

    乐韵忍着心头难消的悲痛与愤恨,继续看小头目的记忆,寻找更多有利的信息,也再次找到了更惊人的秘密。

    人质中有八石家族的内应!

    那个内应是个青年女性,拜金又虚荣,她认识翡翠大亨八石家族的一个青年,正在交往,她为了嫁进八石家族充当他们的马前卒,人质中的有好几人的信息就是她提供的。

    原本入缅甸营救的燕少团队组成一支营救小队,救援小队也成功找到了关押人质的地方,一部分拦截了绑匪们,金廿二和卓十七去救人质。

    金廿二和卓十七也成功的将人质救出,是那个女青年在撤离暗中联系了八石家族的人,她将人引去了八石家族埋伏的地方,让刚脱脑苦海的人质和金廿二卓十七一同落入八石家族和降头师联盟手中。

    营救小队解决了一部分某组织的人手,去找金廿二卓十七与人质,发现遍寻不着,连同金廿二卓十七也失去踪迹。

    营救小队花了几天时间都没找着人质和队友,怀疑被黑吃黑,因为一直没人来谈判,他们发回请求,请求高科技的技术支援,寻找金廿二卓十七失踪前手机信号在哪个区域消失。

    燕少是收到队友的支援请救才知金廿二卓十七失踪数天,随之亲自出京赶赴边境,也入缅寻找金廿二卓十七。

    八石家族在抓到来自华夏国的营救团队两名人员,立即安排转移,等着时机栽脏给对手。

    乐韵查看了八石家族小头目的记忆,只找金廿二卓十七是被内应出卖才落入八石家族手中的些许线索,具体内应与八石家某青年是如何联系的,他也不清楚。

    与某个内应交往的八石家族的青年也参与了抓金廿二卓十七的行动,直到将人质转移至峡谷木屋后才回了密支那,他负责华夏营救援团的消息,有新消息会看守人质的人员联系。

    若说飞头降残害金廿二卓十七令人恨,乐韵最恨的还是某个内应,那样不知廉耻的人,不配做人!

    她从小头目的记忆里找到了某个内应女当狗一样跪舔的某个翡翠大亨的“少爷”的脸,那个青年与吴刚家族没有血缘关系,应该是八石家族五首脑中的另四支某一支的青年。

    另她搜魂时对另三人只看了三四个月的记忆,对小头目,她查看了将近一年的记忆。

    当暂时完成搜魂术,天已经大亮。

    天亮了,就算没下雨,野人山湿气重,山岭间云雾缭绕。

    天色灰濛,有要下雨的迹象。

    木屋外的光线并不明亮,屋内光线更暗。

    给八石家族的四个成员搜了魂,乐韵给另三个人也各扎了一支金针,扔进人造洞府,码在一角排成排。

    人质闻了好几个小时的迷错,不用解药,药效至少维持到明天才能自然失效。

    人质暂时不会醒,乐韵马不停蹄的跑到飞头降师旁,挑出最有话权的一个进行搜魂。

    八石家族的小头目与降头师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从种种迹象中推测出了四个降头师谁的地位高,谁次之。

    四个飞头降中有两个年龄很老,是杜月的同辈族兄弟,另两个与妙妙丹同辈。

    年龄最老的飞头降中的一个是高级飞头降,大约修到了下降时仅只带心脏就能头离颈的程度,看着却很年青,像普通五十六岁的中老年人。

    与八石家族联盟的降头师共有五人,不在场的那一个,就是最先提出想尝华夏军汉赤胆忠心的罪魁祸首,也是残害了金廿二的刽子手。

    那一个飞头在从密支那翡翠场口转移时没来峡谷,回了他们在缅国原首都仰光市的家族住地。

    留在峡谷中的四个飞头降中最有话权的降术师,也是动手割取卓十七的腿肉和肝叶的凶手。

    乐韵对飞头降没有半点好感,也没拔檀木签,干脆利落的入侵飞头降的大脑,搜索他的精神力主体。

    飞头降的神识比吴长风的精神力体还浓郁,他的神识放在眉心宫润养,哪怕他昏迷不醒,他的神识也有一定的自主意识,抗拒外来窥视。

    那种反抗就如人在做恶梦时自己为了逃离而反抗,无论飞头降的意识反抗得多激烈,对于乐小萝莉而方那点挣扎不过是蜉蚁撼大树。

    她对待飞头降精神力的方式简单粗暴,直接用自己的意识包裹住飞头降的意识团,再强势与其“融”合,以共情的方式查看他的记忆。

    她也想过直接将飞头的意识抽离出来,考虑再三还是用共情的方式,抽取意识的方式耗精神力,她晚上还有行动,必须保持精神力饱满。

    以共情的方式先从飞头的记忆里寻找有用的信息,待废物利用得没价值,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抽取他的意识也不迟。

    前四个人,小萝莉为了节省时间和精神力,暂时看了他们最近几个月的记忆,寻找与他们挟持人质有关的目的或线索。

    她与飞头降家族之间有新仇旧恨,为了知己知彼,对飞头降家族能有个更详细的了解,她将飞头降的平生记忆都给翻出来晒了晒。

    以前,乐小萝莉没有对杜月家族那些飞头降搜魂,仅从外挂眼睛收集到的分析他们是否来自同一个家族,并不清楚缅国的飞头降全是一脉相承还是各有来处。

    这么一搜魂,收获不少,也知道缅国的飞头降大致来历。

    缅国的飞头降共分三支,一支起源于华夏国的先秦时期,属于最原始的降头师家族;

    一支是人妖国的先辈从华夏国习得降术,在人妖国发扬光大后再传入缅国,也算是舶来教;

    另一支是由人妖国传至印阿三国,然后又经印阿三国传入缅,同样也是舶来品。

    杜月家族先辈原本是缅人,她的先辈们去人妖国居住,机缘巧合成了降术师,大约五百年多前,其家族在缅国的主支一脉因无后代,她家的先辈又迁回缅国继承了财富。

    从人妖国回归缅国的降术师们因为继承到了大量财富,也得以令他们家族成了降头师家族中最强大的一支,超越了本土和同样是舶来品的降术师家族。

    杜月那支降术师家族有个好听的名字——吉祥家族。

    杜月家一群降头师失踪,其他两支降头师家族最初保持观望状态,因吉祥家族数年没有杜月那一群降头师的音讯,另两支降术师家族蠢蠢欲动,意图压倒吉祥家族

    吉祥家族的飞头降师为了保住自己家族的地位,与八石家族合作,他们帮八石家族抢夺地盘,八石家族得到利益后分他们一勺羹。

    飞头降的修成之路比较漫长,需要有庞大的财力支持,有了奉养,不必为生活而烦恼才能专心修降术。

    如果一个人没有财力支持,每天为了谋生而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哪能静心学习降术,自然难以成功。

    吉祥家族财力雄厚,每一支降头师分支都不必为生活而烦恼,从而人才辈出。

    杜月和她的同族兄弟各支家族手中都握有不菲的财富,杜月失踪了,于家族的整体战力而言有影响,对财富是没什么影响的。

    吉祥家族不缺钱,之所以与八石家族合作是出于长远考眠,双方合作他们即能获得巨大的利益,也能借盟友八石家族的武装力量震慑其他降头师家族,其他降头师不找他们家族普通人的麻烦,他们家族那些有资质的青年也能潜心学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