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奈何反派他百媚千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百:他当日如果死了
    (),

    荆辰挠了挠自己 的头,他还沉浸在方才他对王爷的试探中。

    他曾为萧北野影卫,对萧北野有所了解。

    王爷平素暴戾,做事狠绝。

    与如今草屋内躺在竹床上的男子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他也倒听说过有关于王爷的传言。

    雁北百姓至今还有传当年小世子, 也就是现如今的雁北王,传当年萧家被满门抄斩后,成了丧家之犬的小世子从帝都逃出生天后是怎么苟延残喘活下来的,又是怎么一步步爬上高位最终一统雁北十八部落的.......

    媚骨天成,雁北王萧北野,现如今天下的祸害,一个煞神,当年可是个在一个个老男人身下委曲求全的主儿。

    知道自己 被困于此,清楚是何处境,明面上反抗逃脱不得,王爷他对长公主重操旧业不是没可能。

    ........

    半个时辰后,温执从那草屋内走了出来。

    “我不信。”

    云栖听完温执所言,对他摇了摇头。

    她看向那道被关上的竹门,不信里面的人真的失忆了。

    “我知道,这较之于常理很难理解。”温执对云栖道,“但萧北野.......悬崖下是万丈深渊,他从悬崖上坠下,沉入湖底,被打捞起来还有气息尚存,已是骇人听闻。”

    “他是个人。身体上不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的外伤假以时日便可疗愈,但他的脑子.......”

    温执想起,刚刚草屋中,萧北野竟然叫他大哥哥。

    温执无朝云百姓对萧北野的那种恨意。

    以前在帝都对他也只是略有耳闻,之后听说最多的都是煞神雁北王萧北野,而不再是萧小世子。

    因为云栖,他开始留意萧北野这个人,留意萧北野这个人的消息。

    他对萧北野,他不希望萧北野再出现在云栖面前,不想萧北野留在云栖身边,这是出于私心。

    而为医者,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并且,关于萧北野体内的生死蛊,温执一直很想研究一下那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

    他忘不了当初和宸王,也就是现在朝云国皇帝云轻寒,他们曾一同亲眼目睹了萧北野手下烈焰军体内蛊毒发作时的情景,他至今想起都觉得惊骇。

    对那种蛊毒,温执心中一直都有一种隐隐的忧虑。

    关于萧北野体内的生死蛊,宋青岚将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温执。

    不止几个或几批烈焰军,是但凡萧北野手下的所率领的那些烈焰军,体内都有与萧北野体内生死蛊相关联的一种蛊毒。

    用宋青岚对温执的话,萧北野已经从被下蛊之人变成了下蛊之人,生死蛊于他不止是控制他折磨他的枷锁,也是能将这世上所有人一同拉下地狱的魔咒。

    萧北野现如今只是分散出自己体内的生死蛊控制住了自己手下所有的烈焰军,使得他们一生不得背叛,对他有绝对的忠诚,否则必会遭到反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现在还未失控,是他在压制他体内的生死蛊,而不是他体内的生死蛊在控制他。

    但,若有一日,他无法再控制他体内的生死蛊,被生死蛊彻底反噬,那么对他身边的人来说将是灾难......

    温执担心云栖。

    他以为云栖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 。

    其实云栖是不相信萧北野,他太会装了!

    “你如何能确定萧北野当日坠下悬崖,在万丈深渊之下还能活命?”温执问云栖。

    如果不是他落进了冰湖中,若不是荆辰将他从那冰湖中打捞起........在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萧北野的存在。

    温执若不知其中内情,只会觉得萧北野命大。

    但他知道,萧北野现在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云栖。

    “不能确定。”云栖道。

    温执:“......”

    云栖淡淡道:“当日我不能确定他坠下悬崖之后是生是死。”

    温执:“.......”

    “他当日如果死了,就算了。”她道。

    温执:“如果没死,就让荆辰将他给你带回来是吗?”

    云栖:“是。”

    “为什么,要救他?”温执问。

    “我.....” 云栖张了张嘴,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有什么。

    自己为什么要派荆辰下去?

    为什么要救他?

    为什么不眼睁睁地看着他坠下悬崖后死了算了?

    温执:“殿下在乎他。”

    “不......” 云栖冰颜神情恍惚。

    怔然了片刻。

    “是。”

    “我有些在乎他。 ”

    “我讨厌他的存在,但,却不想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她看着温执,在温执眼中她这一刻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的皇宫,她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

    “我不了解现如今你们朝云国局势,也不清楚现如今朝云帝都玄铁营与雁北烈焰军到底谁强谁弱,只知萧北野为烈焰军统帅,即便他现在因摔坏了脑子失去了记忆,但他只要活着对朝云帝都就是后患无穷。”温执对云栖道,“还有,殿下,你对于萧北野体内的生死蛊知道多少?”

    云栖:“生死蛊?”

    温执看云栖冰颜上的神情,眉宇皱起,“难道殿下对萧北野体内的生死蛊一无所知?”

    云栖冰颜上神情微变,她并非对萧北野所炼邪术一无所知。

    当初在锦州栖安王府,甘棠下落不明,云栖那日在街上被萧颜带人羞辱,也是幸得温执相救。那次她遍体鳞伤,事后未让温执诊治,而是直接回栖安王府质问萧北野甘棠的下落。

    揽风院的冰室内传出的血腥味,云栖闻得到,在那之前,里面活人的哀嚎声,她也听得到.......

    云栖功力很弱,胜在身法灵活多变,以巧制胜。她对武学研究不多,在学宫兵法阁中对名家武学奇门遁甲之术均有涉猎,但都不曾深入修习,最多不过纸上谈兵,通过对方招式打法推测他们所修功法以及功力水平。

    但萧北野剑术功法,她一无所知,只觉得邪门。

    云栖认为是自己涉猎不够广。

    不知萧北野所催动的邪术竟与巫蛊有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