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妈咪不一样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八章 来求情了
    (),

    小雪打的电话对她来说就是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抛到脑后去了。

    她带着两个饭盒到了医院,虽然不能进病房,可她依然能拜托护士们带进去。

    眼看着护士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她给纪淮之发消息:“小凡现在怎么样?我给你带了点早餐,你记得让小凡好好吃东西。”

    纪淮之的回复很简单:“好,小凡的精神好了很多,刚才还问我你去哪里了,你忙完就回去,休息或者上班都可以。”

    她看着他的回复有些出神,他连自己上班都知道?

    忍不住的问他:“你是不是对我这边的事情都知道?你找人调查我了?”

    这次他回得很快:“没有!”

    呵呵,没有才怪!

    她不屑的轻笑一声,对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没一点信任:“你和宁家那边闹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等我出来之后再和你说,你现在回去,没什么事别出门!”

    她愣了一下:“怎么了?”

    “你照做就行了,我让齐维扬来帮你。”

    “什么?”

    她被纪淮之陡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还没等到她再问什么,齐维扬已经到了她身边,躬身说:“夫人,请回去吧,医院里细菌多,不要留太久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叶知予狐疑的看着他,又问,“你脸上的乌青又是怎么回事?被谁打了吗?”

    齐维扬可是纪淮之手下得力助手,谁敢打他?可他脸上的明明就是一个被人打过的印子。

    齐维扬摸摸自己的脸,苦笑着说:“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

    “哦。”

    叶知予看了他一眼,站起来说:“这是出了什么事?你们都急着让我回家?难道,医院里会有危险?”

    “不,不是。”齐维扬急忙解释,“是我们收到消息,说宁家人可能有人逃走了,老大怕他们找过来,就让您先回去。”

    “可是医院这边……”

    叶知予不淡定了,医院里还有小凡和纪淮之呢,万一真的找来了,他们可不是有危险?

    齐维扬又解释:“这边我们布置的人手最多,不会有事的,倒是夫人您,要是老在外面的话就有些危险。”

    她点点头:“我明白了。”她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又忍不住叮嘱,“那要是这边有情况了,你们一定要跟我说哦。”

    “那当然,这是一定的。”

    叶知予点点头,忍住心里的不舍,走了。

    齐维扬松口气,摸摸自己乌青的黑眼圈,大大的松口气。

    刚才他当然没有说实话,这个黑眼圈可不是自己撞的,而是李哥给他的特别馈赠。

    昨晚上,他带着人去追踪那个可疑的浅子小姐,结果却错过了夫人这边的危机,等到他发现不对想要撤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李特助带着人找上了他,一上来先是二话不说给了他两拳,打得他整个人懵逼了再说正经事。

    他这才知道自己弄错了对象,后悔不已,李特助警告他,不准再出差错,不然的话到时候老大的怒火他会承受不起。

    他一一记住,今天得到任务就赶紧过来了,务必要把夫人送回自己的家里,不能再出来。

    不过还好,夫人很好说话,才说了几句就回去了,这让他松了口气。

    但是,等他们回去的之后,意外又一次出现了。

    在家门口站着一个人,见他们下车之后眼睛一亮的走了过来。

    “司明安?”

    叶知予惊讶了:“你怎么来了?”

    糟糕!怎么让司明安也来了?齐维扬看着眼前的人使劲抓了抓脑袋,身为一直跟着夫人的人,自然知道这个司明安对夫人到底是什么心思,只是之前他没有得到命令,所以只是看没有动作,现在么……

    老大都来了,这个司明安还不肯下线是怎么样?难道要自己动手?

    可是老大好像也没说要对他怎么样吧?

    棘手!

    司明安没看到他那复杂的神色,对叶知予说:“你来了?我还真怕你不回来。”

    “我刚从医院回来,怎么,出什么事了?”

    “我们进去说吧。”

    叶知予点点头,打开大门,司明安才要跟进去,忽然看了齐维扬一眼:“这位是……”

    “他是……送我回来的人。”叶知予犹豫了一下说。

    “是啊哈哈我送她回来的,举手之劳,不用感谢。”话虽然是这么说,可齐维扬却似乎并没有一个路人的觉悟,硬是挤进了屋子里,那样子打算不做了。

    开玩笑,他当然不会让对夫人有心思的人和她单独呆在一起!

    所以他怎么也要厚着脸皮留下来!

    司明安狐疑的目光看向叶知予:“他……”

    叶知予摇头:“他没事,说你的事吧,你这样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司明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我去问过浅子了,她一开始不承认,后来我说要报警什么的,还说动手的那人已经抓起来了,供不供出她是迟早的事,她这才承认了。”

    “所以,昨晚真是她做的?”

    司明安有些犹豫,还是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她又说只是想吓吓你,不想闹大的,她也不知道那人居然会拿硫酸。”

    “你觉得这话可信吗?”

    面对她的质疑,司明安抓抓脑袋,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但当时她哭着求我,那样子看着挺可怜的,我就来找你,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我当然觉得既然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只不过,我发现你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其实也不是……我是觉得,这件事我也有错,也不完全在她,所以……”司明安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想我放过她?你,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她有些疑惑的问。

    “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确实不喜欢她,但是看着她又觉得有点可怜,大概还是同事一场,不忍心她进局子前途尽毁吧。”司明安说。

    “所以你让我做什么呢?”

    “我想让你……等警察找过来的时候,放弃对她的指控,说原谅她了?”司明安试探着说,见她的脸色不好看,赶紧又加了一句,“当然对外人是这么说,实际上你要什么补偿只要她拿得出来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