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妈咪不一样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人心易变
    (),

    叶知予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司明安被她看得不安,干笑着问:“你,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叶知予缓缓的说:“说实话吧,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司明安的脸色涨红,没有说话。

    叶知予想了想说:“我之前就听说,浅子本身背景不简单,是真的吗?”

    司明安还是没说话,但面上的神情说明了一切。

    她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顿了顿,说:“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追究她的责任了,可是她伤害到的人不是我,而是纪淮之,所以你得求他的原谅,我也没法为他做主,你明白吗?”

    比起刚才的亲昵,她现在的语气已经带上了几分生疏,司明安当然也听了出来,神色黯淡。

    他张了张嘴,似乎有话想说。

    叶知予神色已经淡了下来,说:“你有话就问,不用憋在心里。”

    司明安犹豫了一下,问:“那个纪淮之,是你老公,对吗?你们已经结婚了?”

    叶知予深吸了一口气:“不完全对,他以前是,现在不是,我和他离婚才过来这里的,所以我也不是瞒着你,只觉得以前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如果给你造成了误解,对不起。”

    司明安忽然激动了起来:“那你怎么不跟我说?我还以为,还以为……”

    “第一,这是我的私事,我觉得不太光彩,就没说,你也没问,第二,我们只是老同学,我觉得还没到我要和你说我以前事的地方!”她冷静的说。

    “可是,可是你明知道我对你……”司明安愤怒了。

    她叹了口气:“我知道,抱歉,但虽然我没说,但我记得,我一直都是拒绝你的,不是吗?只是没说自己离婚过而已。”

    她记得,自己对他一直都是拒绝的,只在昨天才稍微软化了一点点,可还没等她有点动作,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现在看来,这件事来的也正是时候,正好让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面对她的解释,司明安却像是听不进去:“要不是我自己觉得他和小凡有点相似,回去查了一下,不然的话我还要被你蒙在鼓里!纪淮之就是小凡的爸爸,对吧?”

    “对。”叶知予坦然承认。

    “可是你什么都不说!只想着骗我!亏我之前还那么,那么喜欢你!”司明安指责她。

    叶知予深吸了一口气:“那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不过你既然是这样想到,我也没办法。”

    司明安愤愤的,还想指责下去,但终究还是没说出口,最后一摇头说:“我看错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

    叶知予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轻轻叹了口气。

    齐维扬一肚子的火气:“他凭什么这么说你?夫人你又没对他做出任何承诺,他怎么一副被劈腿的样子?这是什么人啊?夫人,我帮你教训他?”

    “算了。”叶知予揉揉眉心,郁闷的说,“他这么说,只是想让他心里的愧疚小一点而已。”

    “愧疚?”齐维扬觉得自己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轻轻的说:“他,大概可能接受浅子了,所以觉得有点愧疚吧。”

    “什么?”

    齐维扬使劲抓了抓脑袋,因为他一直都有跟在她身边,所以对于司明安是很熟悉的,也清楚他的想法,曾经他还不止一次的想为老大除去这个讨厌的苍蝇,只是,他不是一直很喜欢夫人,不喜欢浅子吗?怎么会……

    “司明安什么都好,对我也很热情,只是,他的野心有点大,之前浅子没暴露身份的时候他就想跟我在一起,不过这次他去找浅子了,估计知道浅子的身份,心里的天平就偏向她了,这个时候他又知道我和纪淮之的关系,就更加生气。”

    叶知予缓缓的说着,心里一抽抽的难受,虽然她对司明安没什么意思,但也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看待的,可是现在,他忽然变成了这样,这让她心里很难受。

    “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准备接受浅子了,所以向你求情?又觉得自己被欺骗了?”齐维扬终于弄清楚司明安的脑回路了。

    “是啊,就是这个意思,他已经放弃我了,所以才会这么生气,但心里估计又有些愧疚,所以面对我的时候情绪那么复杂。”

    “这样的人都有。”

    她听见齐维扬的嘀咕笑了笑:“没什么,人人都想网上爬,既然知道浅子的身份不简单,那么改变态度也没什么,只是我这边的话,可能就不是很好受了。”

    “没关系的夫人,只要我们老大出马,就不会有事,到时候让老大好好教训教训他,至于什么求情,也不用管她!伤了人想脱离罪责,哪有那么好的事!”齐维扬义愤填膺的说。

    “我刚才答应了他,就不会反悔,至于纪淮之那边,他的打算我也不干涉。”

    叶知予觉得这件事也不能太怪司明安,人人都想往上爬,而且她也听说他家里的条件不怎么样,所以想通过快速途径网上爬很正常,至于纪淮之那边,受伤的人是他,想原谅还是报复,都随便他。

    “这样的话,估计浅子也不会有什么事,她是董事长的女儿,身份不一般。”齐维扬说。

    “嗯,我就说吧,浅子有些奇怪,原来还真是。”

    之前她就觉得奇怪,这家企业风气很严谨,一般来说做到浅子那个位置最少也要三十岁往上的年纪了,而浅子最多也就比她大上一两岁而已,就已经占据了高位,这说明她要不是天才型的人物,就是本身有背景。

    天才不会做出这种买凶伤人的事,那么只能是后一种了。

    齐维扬犹豫了一下,问:“那么其实夫人你也不想对他怎么样?”

    “害我的人又不是他,我当然不会怪他,就是觉得,有点失望吧。”

    叶知予摇摇头,将那点不高兴散去,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了,反正自己又不喜欢他,他移情别恋了又有什么关系?

    就像是对齐维扬说的,自己只是有些失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