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私生子

第四百四十二章 私生子

    当姑侄两个从办公楼里出来的时候,晚春时节夕阳的金红光芒,已经横过了大半个校区,从北岸丛林与穿林长河的夹角位置投射过来,给明翠的湿地植被蒙上了厚厚的光膜。

    罗南微眯眼睛,视线穿过常人难以直视的阳光幕层,扫视着校园里的动静变化——他不是在观察,只是无所事事。

    从李明德的办公室出来之后,罗淑晴女士整整三分钟没有说一句话,楼道里、电梯里、还有着广阔的校园内,她只是在前面走前,仿佛完全忘了亲侄子的存在。

    好吧,这回是真生气了。

    罗南估摸着,祖孙三代以来,他大概是唯一一个在上学期间,被校方建议休学的罗家子弟。说是休学,那只是人家客气的说法,什么保留学分学时、一切荣誉等等之类,都不改其留级的本质。

    毫无疑问,这就是传说中要被“吊在梁上狠抽”的恶劣事件啊。

    罗南真没法再说什么,有谢俊平和胡华英两个人脉通天的超级补锅匠帮忙,都还补不上知行学院最低标准的旷课记录,这几个月来,他实在是太飘了。

    也许一开始就要从sca那里入手,入侵教育部系统……

    罗南脑子里转着毫无意义的念头,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在他心底深处,有那么一小丢丢、至少是一小丢丢的松快和窃喜:

    这事儿要是给砸实了,那还真是人生一大改观啊。

    前方,罗淑晴女士突然站定,罗南反应快捷,同步站稳,垂脸低眉,做惶恐羞愧状。

    可惜他的演技从来就是上不了台面,罗淑晴心中毫无波动同,语调也是平平淡淡:“你在那边,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吗?”

    “呃?啊。”

    罗南当然知道,所谓的“那边”,就是指协会乃至里世界。平常在家中,这是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默契地不去触碰的话题,如今突然被提出来,罗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好在罗淑晴也不需要罗南再编什么理由和瞎话,她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我能猜得到,你在那边做的不错,我和你姑父没有给你任何帮助,你却能够把连续逃课这种事情拖到今天才爆发,而且是这种模样……别看你姑父在sca,恐怕他卖了那张老脸,也不能比这做得更到位了。”

    罗南能说什么?好不容易把“姑妈您客气了”这种蠢话咽回肚子里去,他只能牢牢闭上嘴,乖乖聆听。

    问题是,罗淑晴只说了这一些,后面竟然没了下文。罗南想问又不敢问,一肚子疑惑憋得难受,直到又走出百多步,才听到姑妈轻声道:

    “休学的事情,等我回去和你姑父商量一下,好吧?”

    涉及到罗南的学业,罗淑晴女士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用如此不确定的商量口气与他交流。罗南愣了愣神,随即从中体会到那份沉甸甸的抉择压力。一时竟无言以对。

    两个人也不坐无轨电车,就步行前往地下停车场。走到半途,罗南实在是无法抵挡这种过于压抑的气氛,纯粹就是想凑点话说,但话到嘴边,冷不丁跳出来的一句是:

    “姑妈,吴珺这个人,你知道吗?”

    “咦?”

    话一出口,罗南就有些后悔了。实在是凌晨遭遇的这档子事儿,在他脑子里占据了太多资源。除了天照教团与邪罗教团围绕“圣物披风”的冲突以外,还有反目相杀的燕芬与张六安夫妇对话中,那几个让罗南极度敏感的字眼儿,什么“疯老头”、“研究生”、“滞留”之类,总让罗南忍不住去联想些什么。

    只是他对当年的事情知之甚少,相应的人际关系更是糊里糊涂。在溶洞的时候为了保持逼格以及方便日后监测,强忍着没有细问。回到夏城,里里外外兜上一圈儿,似乎也就是姑妈这边,还能咨询一二……就算这样,提起这个是不是也不太好?罗南都没法解释他的问题逻辑。

    正尴尬的时候,罗淑晴扭脸看过来:“吴珺,哪个吴珺?”

    罗南张了张嘴,一时发不了声。难道要他说“邪罗教团的女祭司、远在春城‘u洞’那个黑市交易所的机械改装店的女老板”吗?

    还好,他现在思维速度远超常规,立刻捕捉到姑妈言语背后格外惊讶的情绪。所以他也就是窒了一窒,很快就反问回去:“我是说那个……研究生。”

    中间罗南刻意模糊了几个字眼,最后以确切真实的情报收尾。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很成功,罗淑晴女士立刻实现了脑补式的完形填空,眉头微皱:“你见到吴珺了?她什么时候回的夏城?”

    哎呦,真有门儿!

    罗南仍要做一番确认,小心翼翼地道:“那位吴女士,做爷爷的研究生,是不是在荒野很多年?”

    “嗯,吴珺在75年的时候就被推荐到你爷爷的实验室,和你的父母前后脚。那时候她才20岁,还是个黄毛丫头呢……你在哪儿见的她?偶遇,还是她来找你?”

    感觉姑妈挺紧张的,罗南心下狐疑。是因为她知道吴珺目前的身份呢?还是有别的什么敏感且不欲令他知晓的情况?

    心里琢磨着,罗南仍然是半真半假地道:“我没见过这位,就是从别人嘴里听说了,顺口问一句……”

    “谁给你说的?”

    “是田思学姐。就是和莫邱莫三哥相过亲,结果没成的那位,现在是建筑设计院潘文教授的研究生,前段时间你好像见过的。”

    罗淑晴有些印象,点点头,下意识松了口气:“确实,当初往荒野上去的那批研究生,还是是潘教授的弟弟潘德博士帮忙考核推荐的……你和那位田学姐很熟啊,还聊这种陈年旧事。”

    “潘教授最喜欢聊呗,特别是关于我妈的那些。田学姐是近朱者赤,平常会给我透露点儿情报什么的。”

    罗南笑得一派纯真,紧接着又道:“话说那位吴女士总在荒野吗?当时咱们家的实验室已经没有了,她在那边做什么啊?”

    罗淑晴哑然失笑:“人家81年的时候就毕业了,到83年实验室出事的时候,也有快十年的工作经验,多的是大公司想招揽她呢。”

    “是吗?”

    眼下的吴珺可不是受大公司招揽的样子。

    罗南感觉姑妈似乎在回避一些信息,紧跟着又问:“这事儿您那么清楚,是不是吴珺跟咱们家一直有来往?”

    “没有,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哦?有多久?”

    “总有六七年了吧。最后一次见大约是90年。”

    “咦?那时候我该记事了吧,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也不是常来,只是每隔一两年过来看下你爷爷,了解下病情。直接就去疗养院了,哪有那么巧合碰上的……哎,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是不是肚子里憋坏水呢?”

    “哪能啊!”罗南明白,暂时很难再从姑妈这里问出什么东西。而现在知道的这些,也很有些价值了。

    90年,这个时间点,对罗南来说非常敏感。因为他就是从那一年起,开始参照着爷爷的笔记,义无反顾地开始了格式论研究。

    同样是这一年,严宏学术不端事件东窗事发;量子公司的深蓝平台开始试运行;当然,他那个老爹最后一次现踪,送给他暗藏“外接神经元”的仿纸软屏,也是一样的年头。

    若将时间背景转移到吴珺那边,唔,菠萝差不多就是五六岁的年龄。如燕芬所说,吴珺怀孕之时被迫上位,也大概发生在这个时间点……

    咦?

    罗南突然就傻在那里,脑子里翻腾出一个颇为荒诞的念头,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等等,等等!他是不是想多了?

    人的思维就是这样,突然一个联想,就能把相隔十万八千里的两件事硬揉在一起,类似于蒙太奇式的剪接,形成不可思议的意义效果。

    罗南现在就进行着一场不怎么得体的联想:某人失踪之前,吴珺和家里保持联系;失踪之后,没有再过来;同时也是在失踪前后,吴珺怀孕……

    尼玛!

    罗南猛拍了下脑门,此已经进了地下停车场,在相对封闭的空间,这一记巴掌声,非常之响亮。

    罗淑晴愕然看他,罗南醒悟过来,忙压下心中荒诞的情绪想法,对姑妈露出笑脸:“没事没事,我是有点儿犯蠢。”

    “你确实是犯蠢没错!”罗淑晴终于还是给挑起了心头的火气,再狠瞪他一眼,快步走到车旁,当先坐进驾驶室。

    罗南低着脑袋坐到副驾驶位置,一副忏悔模样,事实上他已经登上了灵波网,通过六耳与人联系,当然只能发信息:

    “急,见信回复。”

    大约两分钟后,当车子驶上回家的高速磁轨之际,对面终于回应:“你这一急,我这边试管摔了……罗老板见召,有啥吩咐?”

    “章鱼哥,我这边有一点儿昨晚采集的皮肤组织,这个能不能做亲子鉴定?”

    “带毛/囊吗?”

    “带的。”

    “这个没问题……话说两个人都是?”

    “我的在协会有相关备份吧,还是新近采集比较好?”

    那边的信息突然就停滞了下来,足足过了十多秒钟,才发过来个表情,附带感想:

    “o((⊙﹏⊙))o……哦滴个天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